分类目录归档:军训

教官走好

中午教官们要走,很多排都在组织欢送,少不了的是男生的歌声和女生的哭声。我因为去了操枪队,所以在阅兵结束后就没有见到过我的排长,直到他离开也没有见到他。说实话,他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官,他刚从教导队学习回来,没有任何训练新兵的经验,刚来时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利索,对我们的训练总是成效不大。但他是一个好人,他在发火后会马上道歉,他会经常给我们唱歌。从这短短的十几天里,我能感觉到他是一个真诚、朴实的人。
回到部队后,他又成为了普通的一个小兵,但愿他能记住我们这些小兵的小兵。

军训最后的日子

不知不觉从上次写到现在已经7天了。这些天发生了,很多事,一直没有写是因为之后的训练恨紧张,脚上的泡也增加到5个,没什么心情写。
现在都结束了,终于有时间总结一下。
操枪队的日子是难忘的,我从把枪提起都觉得累,到现在已经能托着枪练半天了。脚曾经很疼,疼的我甚至想请假,想退出。排长叫我坚持一下,我就坚持到了现在,现在已经不怎么疼了。现在想来,军训中唯一的不良记录是有一次迟到了一分钟而被罚做了50个俯卧撑。
操枪其实并不怎么好玩,但当我们做着动作通过主席台时,那夸张的尖叫声让我知道了我是多么光荣。当然,为了那阅兵中不到一分钟的表演,我们付出的是n次练到连拿筷子都费劲,n个晚上踢正步,以及我个人2n次脚底的伤口流血。
操枪队最终是队列中的第一,得到的奖励是师长竖起的拇指以及连长笑得合不上的的嘴。
我在军训开始时就提出过“为什么要军训”的问题。那些什么锻炼身体、磨练意志的话当然不能作为这个问题的答案。而在今天,当军训结束的时候,我又在问自己这个问题。我虽然还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,但我知道,军训的确让我有了收获。

军训第十一天-赛歌会

今晚是大一新生的军歌比赛,共十二个连队参加。
我们连刚上场时,下面一阵笑声。我开始还不知道笑什么,当开始唱后,我总觉得指挥的手势十分特别,但又有点熟悉,仔细一看,竟是连长。他换上了新生的衣服,当起了指挥。
不过连长亲自出马,也没有让我们连拿个名次。
晚上连长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好消息是明天5:30不用训练,坏消息是明天8:00开始3个小时的拉练。
我的两脚已经各起了一个泡,为了明天的拉练,只好忍痛把它弄破,希望明天能撑的住。

后记:军歌比赛,别的连队除了唱歌,都有很多花招,什么举标语牌,请教官表演,加入朗诵和乐器演奏,还有煽动观众,只有我们最朴素。没得奖大家有点失望,但辅导员告诉我们没得奖是因为上一届是信科院拿第一,这一届要搞平衡。看来什么比赛都有黑幕阿。

军训第八天,休息第九天

昨天没更新,因为晚上看电影,回来的太晚了。电影是纪录片<<小平你好>>,看得我直打瞌睡。
今天是中秋,又是星期天,放假一天。我今天的目的是“睡个好觉,吃顿饱饭,剪个平头”。早上睡到差不多十点,因为这几天睡的实在太少。
中午去剪了个平头,没敢去那个村子。花了十五块,第一次在理发店洗了头(以前都是单剪)。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去洗头,我总觉得让别人给我洗头很不自在。
至于吃一顿饱饭,则没有做到,一是因为胃口不好,二是因为嘴上破了。
今天才明白为什么别人能发那么多短信。假如用短信聊天,真的不经意就能发很多条。
晚上可能还有活动,就先写这么多吧,明天又有可恶的军训了。

后记:那天晚上我去了猜灯谜,可惜半个多小时一个也没猜出来,现在就说一个绝的给大家。

谜面:morning(猜一字)

谜底:谭(西言早)

可怕吧,那里的灯谜都是这么难,中大还有一个灯谜协会,专门研究这些。

军训第七天-中大之大,无奇不有

今天有两件奇事值得说,都和女的有关。
下午营里组织会操,每个连挑一个排表演。其中有一个排,第一列是女生。向中看齐时,中间的一位女生要喊“是”。结果她喊的比前几个排的男生还要大声,而且声调要高的多,把在场的1千多人都吓住了。不知为什么,听到这喊声,让我想到一个词―娇咤。好象是武侠小说中用来形容女侠大喊一声的词。
另一件事更奇。晚上教官要求男生必须剪平头。学校的理发店居然要15块,我们嫌太贵。听说中大旁边的城中村里剪平头才3块,我和一个同学晚上就去了。
到了才发现找不到理发店在哪里,我们就问旁边一个卖烧烤的年轻妇女。她一见我们是学生,开头一句居然是“Can you speak English?”顿时把我们吓了一跳。我们告诉她我们只是想问路。她说“那我用英语告诉你们吧”,接着就用并不怎么高明的英语给我们指路。我们问她为什么要说英文,她说“我上过学阿,说英语的感觉很好。”
最终我们没去,因为她说那里晚上很多人赌博,很乱,还是白天去好。
我不由得想起一则新闻,说北大一个厨师托福都考了600多分,看来中大附近的奇人也不少。

后记:那个村子里的事,我至今都觉得是我来中大后最离奇的事,那个村子也成了我的禁区。